穆银君

朱弃小段子

  他摘下他的护额,亲吻被长久护佑的肌肤。

  额头,发髻,鬓角,最后绕到耳后根轻轻撕咬。

  “父皇,你真好看。”他说。


弃总和朱武的亲情向日常2

  银鍠朱武又回到了这个他离开了近十年的地方。

  若非突然的变故让他心如死灰,顿感人生已无牵挂,他这辈子也不会再答应那个人回到这个从小长大并一度想要逃离的地方的。

  “咯吱。”推开厚重的木门,尘封的记忆涌上心头,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让朱武毫无波动的内心产生了一丝涟漪。

  静静扫视过眼前的一切,所有的摆设和他离家出走前一样,一切仿佛变了,又仿佛没变。

  银鍠朱武将这归纳为弃天帝太懒,懒得改变家里的陈设。同时又自嘲地笑了笑,他都快是个死人了,还在推测别人的想法,真是无聊。

  楼上传来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下了楼。朱武往楼梯口望去,一道黑色身影从楼梯上下来。

  和记忆中无差,身形还是那么挺拔消瘦,面容也是那么精致完美,及腰的黑发并不会让他显得柔弱,反而衬得他的气场强大而不容侵犯。

  “啊,你回来了。”弃天帝看着门口的朱武,面上没有任何波动,仿佛这个儿子不过是昨天离家今天就回来了。

  “嗯。”朱武应道。若是平时,他一定会奇怪弃天帝怎么没怪他,一定会质问他,至少语气里会透露着不满和鄙夷,鄙夷他的不自量力,妄图脱离他弃天帝就独立生活下去。

  然而此时,银鍠朱武并不想想这么多,也没精力想这么多,在这个人面前,维持平静已经耗光了他大部分精力。

  弃天帝目不斜视地径直路过银鍠朱武,感觉到人还呆立在那,停下脚步,转过身,歪着头问道:“去午饭吧。”

  朱武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木木地跟上,没有深究明明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为什么就吃午饭。

  饭桌上,早已准备好了午餐。弃天帝带着朱武坐下,开始认认真真地吃饭,朱武也只能跟着吃饭,然而食不知味,自然也没有食欲。

  “最近怎么样?”弃天帝突然开口道,但并没有看他,依然在吃,仿佛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如你所见。”朱武也没看他。

  “你的妻儿和挚友,”

  听闻这话,朱武突然心头一紧,抬起头,用满腔敌意的双眼盯着弃天帝。

  弃天帝轻叹了一口气,一双异瞳对上朱武的眼睛。“他们不会想看到你这样。”随即又补充道:“不是我。”

  朱武收回视线,又恢复了平静。

  “他们都死了。”弃天帝依然看着朱武,说出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你的妻子和儿子们死于火灾。”

  “闭嘴!”

  朱武突然暴怒喝阻,手中的筷子也被摔落掉了地上,瞬间通红的双眼和颤抖的身体让他处于爆发边缘。

  最后一丝理智让他记得不想在这个人面前失控。

  弃天帝无视他的喝阻,依然语气平缓地吐露出一把把刀子,扎进朱武的心里。

  “你的挚友为救你也死在那场火灾。”

  “一切都是因为你的义妹对你爱而不得。”

  “一切都是因为你多情寡断。”

  “你给我闭嘴!!!”

  朱武最后一丝理智被割断,猛的一挥手将桌子推开,瞬间径直挥拳扑向了弃天帝。

  “咚!”弃天帝的头砸在了桌角上,鲜血顺着好看的脸庞一股股地往外流,待他抬起头让朱武看清时,半张脸已经全是血了。

  满腔的悲愤瞬间被浇灭,强压多日的绝望占据心头。他手忙脚乱地抽出纸巾往弃天帝头上的血窟窿处堵,泪水和弃天帝头上的血一样止不住地往外流,一边大哭一边嘟囔“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

  弃天帝一手将崩溃了的儿子揽入怀中,一手给家庭医生伏婴师打了个电话:“嗯,我头撞破了,流血挺多的。”

  挂断了电话,朱武还在拿着纸往他头上堵。弃天帝将他的手拉下来,将人完全抱在怀里,像在小时候朱武每次难过时自己安慰他一样,轻轻拍着他的背,轻声哄着他:“爸没事,爸在呢,还有爸。这些年爸为你感到自豪。”

  短短的几句话,父子俩近十年的隔阂得烟消云散,朱武彻底放下心理防备,紧紧抱住弃天帝,像小时候一样在他怀里放肆地哭泣,将近日来压抑全部发泄出来。

  等到伏婴师提着准备好的医疗箱下来时,就见朱武,他表哥,像个小孩子一样在半边脸都是血的弃天帝怀里鬼哭狼嚎。

  毫不知情的伏婴师一脸懵逼:“喵喵喵?我先治谁?”

  

箫中剑的人生十大尴尬时刻
刚刚不知道咋了看不到图,重发一遍

弃总和朱武的亲情向日常1

  弃天帝一向不知道该怎么与儿子相处,当时他就起了一点恻隐之心,便将这个可怜的孩子捡了回来领养,没想到这个决定改变了他后半生。
  数不清自己这是这个学期第几次因为朱武调皮捣蛋所以被老师叫去学校了,手头的工作忙都忙不过来,还要隔三差五地因为这种小事被叫去学校。
  弃天帝越想越生气,拉着朱武回了家往屋里一扔,把门一锁,冷冷丢下一句“在家好好反省”就急匆匆地赶回公司去了。
  晚上满身疲惫地回到家,不出所料家里又被砸了个稀巴烂,罪魁祸首本人红着眼圈抱着膝盖坐在门边上,见他回来,一言不发地拿起身边的藤条举起给他。
  若是往日,弃天帝一定气得夺过藤条就狠狠地抽打他的手板心,一边抽一边问“为什么捣乱,为什么不长教训”。
  今日恐怕是工作太累了,加上看到家里一团乱实在是心累,就懒得看他那不顺心的儿子,叹了口气,就换鞋进卧室了。
  弃天帝真是累极了,所以一倒在床上,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睡着了,以致半夜里又被冻醒。
  挣扎着起来梳洗,又去客厅喝了杯水,准备回房时余光扫过客厅,惊讶地发现他儿子居然还在门口,而且直接睡在了门口的地板上。
  快步过去将朱武叫醒,朱武两只眼睛却跟黏住了似得挣扎了两下似得怎么也睁不开,弃天帝只得将人抱去厕所洗漱一番。给朱武擦脸时发现这孩子满脸的泪痕。
  “明明自己闯祸了怎么还哭成这样?”弃天帝嘟囔道。“要哭也是我哭吧,又得换家具了。”
  洗漱完毕,将人抱去朱武的房间,发现床都被他划烂了。
  “。。。。。。”
  得,这几天都得和自己睡了。
  将被子给儿子盖好,弃天帝躺在旁边盯着朱武的侧脸发愁。
  朱武这样下去可怎么行啊,总不能自己养他一辈子呀。
  转念一想,弃天帝觉得养朱武一辈子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他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一边想着,眼皮又打起了架,不多时,终于又睡着了。



大概会有续?

ps 在评论里 fengchanjianxue 道友的启发下决定这个系列叫这个名字,言简意赅通俗易懂,完美

弃书文,没想好名字

  我叫卖报郎,人如其名,我就是个卖报的,而我的人生终极目标是成立全苦境最大的报社。
  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在这片神州大地上,今天又有哪些有趣的新闻在等着我去传递呢?
  “特大新闻!独家内幕!异度魔神看破红尘欲入佛门,是福是或还是阴谋?难以测度!”
  喵喵喵???
  “弃天帝要出家了!”
  “你说的弃天帝是那个弃天帝?”
  “你说的出家是我理解的那个出家??”
  “刚刚我耳朵聋了你再说一遍???”
  “弃,天,帝,要,出,家,了!!!”
  
  轰!
  
  素还真啊,那个爆炸的苦境好像是你家。
  
  平日里异度魔界这个小破地儿冷冷清清,荒凉无比,今日倒是一反常态,热热闹闹。仔细一瞅,嘿!都是光头老大师。
  “朱皇啊,求你行行好劝劝你父皇不要想不开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佛门上下都会对你的再造之恩铭记于心的!”
  “朱皇啊,我们庙门太小不够弃天帝进啊,那什么,隔壁道门了解一下?”
  “朱皇啊,只要你父皇不来我们庙,我们那小破地方从此愿意归入你异度魔界啊。”
  “嘿你这叛徒!想不到如此没骨气!”
  “怎么了?好死总比赖活着强!呸!赖活不如好死强!”
  “太过分了,居然抢了我的台词,这下我怎么加筹码?”
  “你们这群贪生怕死之徒!”
  
  朱武按了按被吵的头痛的太阳穴,让部下将人清走,等耳根子终于清净了之后,走进内室,颇无奈地拿起个苹果,毫无坐像地瘫在椅子上咬了一口,对面前坐定的男子说:
  “看看你给我惹的麻烦,虽说我们和苦境达成友好协议停战两年了,但是你这波动作也太大了吧?怕不是要吓死他们。”
  “你在质疑为父?”
  “没有没有,不敢。”朱武怂着咽了口口水,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你是真的要出家了?”
  “嗯。”
  “为什么突然这么决定?”
  “无聊。”
  “。。。。”这个答案还真是符合他老爹的画风的。
  朱武摩擦竭掌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突然,他想到什么。朱武直了直眼睛,最后僵硬着把目光移到弃天帝身上,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所以你停战是因为觉得打仗没意思?”
  弃天帝转过头来,一双异瞳的眸子投出赞赏的眼神:“吾儿,你聪明了。”
  “。。。。。。”
  哈,哈,哈哈哈,我好开心啊。
  
  另一边,众大师们拜托银鍠朱武不成,急得团团转。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弃天帝出家呢?
  到底有什么人能阻止弃天帝出家呢?
  !!!
  什么人?
  佛门众大师达成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默契无间,相互之间对对方的想法了然于心之后,风风火火地一齐涌向了云渡山。
  “一页书啊!圣僧啊!救命啊!”
  “此等妖孽,非你一页书不能收啊!”
  “我佛门兴衰,就看你了一页书啊!”
  一页书:“。。。。。。”
  
  “号外号外!特大新闻,独家内幕!异度魔皇弃天帝拜入云渡山高僧一页书门下!一页书究竟能否化解这场佛门浩劫一挽狂澜吗!”
  “报纸给我一份!”
  “给我一份!”
  “请也给我一份!!!”
  
  云渡山上,一黑一白两道身影一坐一立。
  “剃刀来了~~~”
  业途灵捧着把磨得飞快的剃刀送到弃天帝面前,神色得意地道:“不管你是弃天帝还是爱地帝,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师兄了~以后见到我记得叫师兄啊~”
  弃天帝一言不发地用他那双异色双瞳瞥了一眼业途灵,看得业途灵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脸惊恐地退窜到一页书身后,露出个小脑袋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愿意就算了,大,大不了我叫你,师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渐渐没了声。
  此时静默多时的一页书开口了:“不知弃天帝这番大费周章是要一页书如何?”
  听闻此话,弃天帝对上一页书的眼神,交错瞬间,业途灵感到一阵天崩的压力,云渡山四周顿时天地无光,飞沙走石,山下行人纷纷驻足而望山上的突变的意象。
  但这异象也不过转眼之间,让行人们都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觉。
  然而那也只是普通人的想法罢了,山下江湖侠客,能人异士不在少数,此等异象让众人陷入深思,一时间流言纷纷。
  山上的罪魁祸首对他们即将引发的骚乱浑然不知,眼神交措间的争斗也不过眨眼之间,火光四起的瞬间,两人齐齐收回了气势,让刚刚最靠近暴风中心的业途灵生生生出了一种他刚从鬼门关回来的感觉。
  “一页书之智慧,名不虚传。”
  咦,怎么突然夸起了师父?
  “吾要你,陪吾。”
  唔,原来就这点事呀,只用陪,
    虾米!!!!
  “游遍苦境。”
  一口气说完会死呀!你没死我差点死了!
  此时两人再度沉默了下来,不一会儿,一页书垂眸道:“弃天帝躲得一手好麻烦。”
  咦?麻烦?虾米麻烦?他弃天帝还怕麻烦?
  “有吾在随行,苦境神州,任何地方,便可任你来去,无人拦你。”
  “无人不会拦吾。”
  一页书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之所言。
  “要吾随行可以,但吾有两个条件。”一页书再次对上弃天帝的目光。“异度魔界,汝陪吾一游。”
  弃天帝丝毫不感到意外,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这弃天帝真够懒的,话都懒得说,点头还点这么小。”业途灵默默吐槽。
  弃天帝似乎是有读心之术般,刚好望向业途灵,吓得业途灵赶紧把头缩到一页书背后。
  “不可杀生。”
  谁料弃天帝摇了摇头,一页书心里咯噔一下,顿感不妙。
  “吾魔族无肉不欢,不杀生,不可能。”
  一页书:“不可杀人。”
  “汝亦同,不可杀吾魔界中人。”
  两人同时点头表示同意。
  “何时启程?”
  “此时。”
  一阵风吹云动,云渡山上就只剩了业途灵一个人。正无聊地想去找秦假仙,一道亮光一闪,原来是刚刚掉落在地上的剃刀,顿时惊得大呼:“哎呀!师兄还没剃度的!”

随手写写的弃朱,微朱箫但是友情向

  新闻发布会后,记者们团团围住银鍠朱武和箫中剑这两位绯闻男男,一个又一个的八卦问题飞过去。
  “请问你们俩的绯闻是真的吗?”
  “请问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请问你们怎么看待外界对你们的绯闻猜测?”
  银鍠朱武一脸玩味,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俨然就是朱闻苍日的神情。只见他搂过箫中剑的肩膀一脸神秘地说:“你们猜。”
  这边的银鍠朱武透不进风,记者们就把火力对准一旁的箫中剑。箫中剑神色淡然,恍若不闻,自顾自地说道:“嗯,希望大家多多关注我们的霹雳最新剧集,谢谢。”
  记者:“。。。。。。”
  这尼玛问个毛啊!
  当然他们也不是专门来八卦的,随即顺着箫中剑的话问了一些关于剧集的问题,然后在工作人员和各自保镖的互送下,两人终于得以脱身。
  “唉箫兄,你这么快就杀青了真是让人不舍啊。”
  “你可以去让编剧把剧本改了。”
  “得,得,还不如现在杀青。”
  “???”
  箫中剑看着银鍠朱武一副你问我呀快问我呀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拉开车门,大长腿迈了进去。
  “那我先走了,来日有机会再合作吧,拜拜。”
  就见银鍠朱武得意洋洋的一张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唉箫兄你,真是无趣得紧呐~拜拜啦~”
  说着给他关了车门,挥挥手,送别了这位合作多日的好搭档。
  
  “滴。”是电子锁打开的声音。然而银鍠朱武此时只想拿把斧子劈了这破锁。
  声音这么大是要干什么!
  客厅没有声音,灯也没开,嗯,安全。
  银鍠朱武不动声响地脱了鞋子,蹑手蹑脚地走向客厅。
  就在银鍠朱武即将路过沙发时,电视机突然亮了起来,屏幕的光打在银鍠朱武惊诧地脸上,播放的内容正是刚刚直播采访的画面。
  
  “请问你们俩的绯闻是真的吗?”
  “请问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请问你们怎么看待外界对你们的绯闻猜测?”
  “你们猜。”
  
  电视暂停在最后一个画面。
  他,银鍠朱武,搂着箫中剑的脖子,让两人的脸轻轻碰在一起,然后对着镜头单眼放了个电。
  嗯,就卡在放电那里。
  银鍠朱武现在就想坐时光机回去掐死那个乱放电的自己,还要一边掐一边晃,听听那里是不是进水了,怎么就那么管不住自己呢!
  就在银鍠朱武脑海中一阵火花带闪电的时候,原本看起来没人的沙发上缓缓坐起了一个人的背影。由于背对着电视的光,阴影投射在银鍠朱武的脸上,恍若黑暗压境,恶魔将近。
  那人缓缓转过身,借着电视微弱的光芒,依稀可见那是宛若一张天神般完美的脸庞,面上无欲无求,眼中无喜无悲。
  咯噔!
  银鍠朱武顿感人生无望,世事悲凉。
  “晚上好啊老爹。”银鍠朱武嘴上咧着嘴说道。
  “吾命休矣啊~~~”银鍠朱武心中一片哀嚎。

朱箫微信体
二哥: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朱闻苍日的套路